发布日期: 2019 - 10 - 17
在旁人看来,一双女儿可爱懂事,自己不用外出工作,没有经济的压力,谢女士的生活可谓是春风得意,殊不知令人艳羡的轻松生活背后实际上是常年的压抑和隐忍。
发布日期: 2019 - 10 - 11
2018年3月,金先生为撮合庞先生与其外甥女叶女士的婚事,主动提出出借人民币100万元用于庞先生资金周转。
发布日期: 2019 - 09 - 19
近日,中信保诚特邀本所高级合伙人陈沁律师团队、合伙人杨婧律师团队参加“家族信托合作共赢”分享会。
发布日期: 2019 - 09 - 12
高先生考虑到其名下资产价值巨大,且将面临家族上市公司的经营管理问题,故希望委托律师出具专业的婚前财产协议以规避日后可能出现的财产分割风险。
发布日期: 2019 - 07 - 22
2019年7月17日下午,市律协老律委、青工委、律师学院在市律协多功能厅举行“匠心传递”系列讲座第十期——“民商法”精彩案例办案技巧及注意事项。
发布日期: 2018 - 11 - 09
金女士与梁先生成婚三十余载,膝下育有一双儿女,金女士自生育后便在家相夫教子,如今梁先生已是某跨国企业的大中华区高管,儿女亦在金女士悉心抚养下长大成人,着实是众人眼中的恩爱夫妻,
发布日期: 2018 - 10 - 23
谢先生系在深圳工作的港籍人士,因共同朋友介绍而与内地居民陈女士相识,又因相似的成长经历而互相吸引,最终在家人朋友的见证下喜结连理。
发布日期: 2020 - 11 - 26
近日,长清法院通过线上视频成功调解一起跨国离婚案,由于当事人王先生目前居住在澳大利亚,暂时无法回国,在尊重双方意愿的前提下,长清法院通过互联网庭审系统进行了线上视频调解。
发布日期: 2020 - 11 - 26
行踪神秘的被执行人李某某,面对清晨把他堵在店门口的执行法官错愕不已,嚷嚷着“没想到你们来真的!”在被拘传至法院后当场履行了判决义务。
发布日期: 2020 - 11 - 23
在淮安市中院未成年人和家事审判庭现场,负责“幸福解码——婚姻家庭纠纷调解服务”项目的清江浦区心语社工服务中心老师王彤,对一对正在进行离婚诉讼的夫妻循循善诱道。
发布日期: 2020 - 11 - 23
从杨某女儿处了解到,杨某身上的伤系其丈夫王某殴打所致,杨某向派出所报警后到法庭要求与王某离婚
发布日期: 2020 - 11 - 19
近日,辽源市西安区人民法院驻社会治理服务中心法官工作室妥善审理一起抚养纠纷,真正让群众在家门口享受一站式的司法服务。
发布日期: 2020 - 11 - 12
夫妻双方是相识多年的同学,相处18年育有两个女儿,但多年的感情慢慢出现裂痕。
发布日期: 2020 - 11 - 04
妻子受伤时获得的一笔赔偿款,离婚时丈夫提出分割。这笔钱,丈夫到底有没有份?
发布日期: 2020 - 10 - 29
据悉,原告白某某(女)与被告任某某(男)于打工期间相识相恋,并于2013年1月17日登记结婚。
发布日期: 2020 - 07 - 02
在司法实践中,原配诉请情人返还丈夫赠与财产的案例屡见不鲜,虽然情况和事实细节各有不同,但核心的法律关系基本相同。
发布日期: 2020 - 06 - 17
吴某与张某于1995年2月21日登记结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双方于2003年6月创办某公司,双方各占50%股权,公司的财务与家庭收支不分。
发布日期: 2020 - 06 - 08
抚养费本质上是一种针对未成年人或不能独立生活的成年子女的保障,给付子女抚养费的目的也是为了维持或保证子女的健康成长和正常生活。
发布日期: 2020 - 05 - 26
可请求变更或撤销财产分割协议的情形又有哪些?
发布日期: 2020 - 05 - 22
实践中处理涉及父母出资的房产归属和分割问题时需分析该房产的具体出资和权属登记情况,需区分该房购买的时间在婚前还是婚后、出资方为一方父母还是双方父母、父母全额出资还是仅出资首付款、购房后房产的权属登记人及权属登记份额如何,同时还需考虑父母出资购房时的真实意思表示、购房与结婚的具体时间、对该房产的居住和使用情况等,判断该房屋性质为彩礼、给一方或双方的一般赠与还是赠与给双方的婚房等。
发布日期: 2020 - 05 - 08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12年第12期公布的莫君飞诉李考兴离婚纠纷一案中,法院在判决中写道:“原告莫君飞与被告李考兴在协议离婚过程中经双方协商对财产分割进行处理,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并且已经进行了变更登记,但由于李考兴并未在离婚协议上签名,达不到离婚协议的成立要件,因此,该婚内离婚协议无效,即按该协议所进行的履行行为也可视为无效。虽然(2006)第0036号《土地使用证》范围内的土地使用权变更在李考兴名下,但该土地使用权还是莫君飞和李考兴婚姻存续期间的共同财产,与原来登记在莫君飞名下的性质是一样的。”
发布日期: 2020 - 04 - 20
本案中双方争议的焦点是,在离婚协议中约定将夫妻共同共有的房产赠与未成年子女,离婚后一方在赠与房产变更登记之前能否撤销?
发布日期: 2020 - 04 - 17
夫妻一方死亡后,在法定继承过程中,当事人提供的仅有一方参与的债务认定生效民事判决书,是否能直接作为夫妻共同债务认定的依据?

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执业律师

法学学士、中国人民大学在读法学硕士

高端婚姻家事业务、涉外及涉港澳台婚姻家事业务、家族财富传承业务

联系我们
深圳市福田区深南大道1006号国际
创新中心A栋3层、4层
138-2431-6788  0755-26224037
1769821833@qq.com
分割线
关注二维码
扫一扫,关注我们
Copyright ©2017 马成律师团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
进入手机网站